主页 > 科技 >

党代表大会将近 中国明年全面封锁VPN-墙外楼

  (台湾英文新闻/ 李昱德综合外电报导)中国的「网路长城」一直以来挡住许多中国政府不想让人民看的东西,不过真想看的人仍可以「翻墙」观看,只是,这条最后的路可能也快要被封死了。

  《彭博》(Bloomberg)报导指出,中国政府已经正式下令国内最大的三家国营电信公司,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国联通(China Unicom)和中国电信集团(China Telecom),要求他们在明( 2018)年2月之前全面封锁「虚拟私人网路」(VPN),现阶段,大约有上百万的大陆网民使用VPN翻墙查看封锁内容。

  身为全世界最大的网路屏蔽国家,中国封锁包括Google、脸书、推特和Instagram在内的上千个网站,连带的消息也封锁,像是六四天安门事件等中国政府不想要人民看到的新闻,在国内几乎完全无从得知。

  中国将在2017年下半年,于北京举办五年一次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简称为中共党代会),由于重要的党代会涉及中共高层的权力交棒和派系交锋,习近平在今年一月以「维护网路主权」为由,发动了为期14个月的网路清剿行动,首先瞄准的目标就是VPN。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ley)新闻所教授萧强长期研究中国的网路长城,他表示,选在这个时间大幅紧缩网路自由度,足以显示在会议前夕,由于各个政治派系在网路上交战,执政者必须以非常紧绷的态度去面对,因此他认为即使以前也有类似作为,这次官方查禁的严厉态度将会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再加上4月时,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持续利用手上的社群软体,爆料中共党政高层涉入贪腐、活摘器官等丑闻的相关资讯,尽管大部分的资讯未经证实,仍在中文新闻圈引起一阵风暴,由于这些消息严重动摇群众对于政府打贪行动的信心,甚至危及到习近平的政治盟友,中共中央急忙灭火,除了要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发布最高级别的红色通告外,更加紧封锁网路消息传递的步调。

  然而,VPN当然不是只有翻墙追剧、看新闻的用途,无论是学术界、软体开发还是商业圈,都会或多或少用到VPN。

  中国学术人员抱怨,因为网路长城,学术界长期缺乏管道查看海外论文、研究方法,导致与世界脱节,软体工程师也说,他们常常需要查看国外的网站程式码,却因为网路封锁而必须翻墙,耗费大量时间,除此之外,在中国的各企业也常利用VPN保存公司资料,甚至与海外的总公司进行联络,VPN的全面封锁,将严重打击商业活动。

  曾任百度(Baidu)公共关系主任的郭怡广认为政府的行为「荒唐至极」,因为如果真的有心要维护安全和稳定性,实际上应该保留VPN管道畅通才对,因为在中国,使用VPN服务的人虽然占极少数,却拥有极大的话语权,他认为这些人绝对不会就这样吞下这口气,因此,共产党如果一意孤行,声望将会受到重创。

  事实上,在此之前,每逢重要政府会议,中国政府都会加强「长城」过滤言论的精密度,VPN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制,这个月稍早,中国政府就以公安规范为由,迫使中国一个VPN大站关闭。

  现阶段仍不确定新的VPN禁令是否会永久持续下去,仍待进一步的观察。

  dfjki7iwaaiingk凤凰彩票网站dfjki7iwaaiingk

  从最近大家的报告来看,基本上是在家里用 ss 之类的梯子就会被检测到,第一步是运营商断网,联系运营商后会被要求到派出所承认错误签保证书,之后就可以恢复网络接入。但是二进宫就凤凰彩票官网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img_20170720_103403img_20170720_103403

  dfaych7uwaai5mxdfaych7uwaai5mx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曾撤回 107 篇中国医学论文的《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期刊,如今被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SCI)除名。

  7 月 18 日,Web of Science 引文数据库所有者科睿唯安 (Clarivate Analytics) 表示,科睿唯安期刊评审专家团队经过仔细评估,最终决定:《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由于不再满足 Web of Science 期刊收录的一贯而严格的标准,该刊自 2017 年 7 月起不再被 Web of Science 数据库旗下的 SCI 收录。

  科睿唯安旗下的权威引文数据库 Web of Science 包括三个旗舰引文索引 SCI、SSCI(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和 A &HCI(Arts &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自 1973 年以来,科睿唯安每年会发布前一年引文索引数据库的引用数据。据悉,新近出炉的引用数据涵盖 81 个国家、236 个学科的 11459 种期刊。

  科睿唯安称,自加菲尔德博士(Eugene Garfield)上世纪六十年代创立 SCI 起,就建立了严格的期刊遴选标准和流程,并在美国费城总部设立了由各领域专业人员构成的编辑发展部专门负责期刊的遴选和评审工作。五十多年来科睿唯安坚持一贯而严格的选刊标准,遴选全球最高质量的学术期刊。

  据科睿唯安介绍,被 Web of Science 收录的期刊需要满足以下四项标准要求:

  1、出版规范

  包括期刊出版的时效性、国际编辑惯例、英文文献编目信息、同行评议过程和出版伦理等。严格的同行评议是保证出版质量的重要手段,非自然的刻意自引或互引有悖于出版伦理,这些都是我们在期刊遴选时重点关注的方面。

  2、期刊发表内容

  编辑发展部的专业人员会评估期刊的发表内容是否是该领域中高质量的学术成果,是否能丰富数据库中的已有内容。

  3、兼顾期刊的国际性和区域性

  对于面向全球的国际期刊,会从作者、编委、期刊的引用者考察其国际影响力;面向特定地区的区域性高质量期刊也会被评估后入选。

  4、引文分析

  即使目前没有被 Web of Science 收录的期刊,也可以利用 Web of Science 中丰富的引文数据及其独特的被引参考文献检索功能,获得目前期刊在数据库中的被引用数据以评估期刊的引文影响力。

  科睿唯安表示,对于已被 Web of Science 收录的期刊,也会应用上述标准进行持续监测和评估,达不到上述标准的期刊将会被中断收录。被中断收录的期刊一般可在 3 年后重新申请收录,若经评估达到收录标准将被重新收录。

  此次肿瘤生物学被 SCI 除名,或与出版规范中的同行评议过程造假有关。

  当地时间 4 月 20 日,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社曾发表撤稿声明,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宣布撤回 107 篇发表于 2012 年至 2015 年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107 篇论文全部和中国研究机构有关,还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

  此事曝光后得到了国内高度关注,中国科协领导约谈 Springer Nature 大中华区总裁。据科协改革进行时微信公众号 4 月 21 日报道,作为中国科技工作者的群众组织,中国科协有关党组领导第一时间会见 Springer Nature 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一行,就撤稿事件进行交流。

  彼时,中国科协称,论文因虚假同行评审问题被撤,应该以适当方式让公众了解撤稿事件中各方主体的责任。中国科协称,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 2015 年撤稿事件发生后,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肿瘤生物学》是国际肿瘤及生物标记物学会(ISOBM)的官方期刊,2015 年的影响因子为 2.926。2016 年底,国际肿瘤及生物标记物学会与施普林格出版社的合作到期,《肿瘤生物学》的出版商自今年 1 月起已经改为美国 SAGE 出版公司。

  SAGE 出版公司发言人对“撤稿观察”曾表示,出版社已经和国际肿瘤及生物标记物学会协商一致,将重构编辑委员会,并会彻底修改同行评议制度来使其符合 SAGE 的惯例。比如,在选用被推荐的审稿人、要求提供机构邮箱方面,实施更严格的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 4 月份的撤稿并不是《肿瘤生物学》第一次因同行评议造假而批量撤稿。2015 年,施普林格出版社撤回来自 10 个旗下期刊共 64 篇评议造假的论文,其中包括发表于《肿瘤生物学》的论文。2016 年 12 月,《肿瘤生物学》又进行过一次“清理”,撤下了 25 篇由于同行评议造假或其他问题的论文,其中绝大部分论文作者来自伊朗。

  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彼得·巴特勒(Peter Butler)曾参加 107 篇论文被撤一事的调查,其曾对澎湃新闻透露,正是在 2015 年和 2016 年两拨因虚假同行评审(等原因)导致的论文撤稿之后,他们决定对《肿瘤生物学》的相关论文进行筛查。“基于这一追加筛查,我们又查出新的虚假同行评审人。”巴特勒说。但对于 107 篇这一撤稿数量,他表示,“与这一时间段内所发表文章相比,所占比例极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